Photo credit: neil cummings via Visualhunt.com / CC BY-SA

Skate’s 2015全球藝術借貸報告

原文: Skate's 2015 Global Art-Loans Report

藝術品借貸(Art lending) 正蓬勃發展,自2011年Skate’s 藝術品借貸報告後至今,借貸款已翻兩番,2015年已增長超過1百億美金($10bn)。但根據Skate’s 對市場的預估,整個藝術品借貸市場潛在規模實可上看1千億美金。今年蘇富比的金融部門更躍居為總營收的第二大來源,也造成其競爭對手的壓力去同樣發展金融借貸的業務以確保其拍賣委託與客戶。

潛在市場規模
由於全球藝術品交易不低的交易成本,故借貸雙方皆意圖最小化所借貸的藝術擔保品數量,使得這個借貸的市場偏好開放通道給那些市值在25萬美元以上的藝術作品來參與。如果我們以更嚴格的標準去檢視擔保品在市場上應該要有的流動性,那麼這個藝術品借貸市場則將更偏好那些市值在50萬、甚至百萬美金之上的藝術品參與借貸,因為在藝術品交易市場上具有較佳流動性的作品,通常都有這個等級的成交價。

根據Skate’s Top10,000來自拍場的作品交易資料庫,這一萬件作品的總價值大約是530億,最低價約為150萬美金。而假設拍賣市場大約代表一半的高端藝術作品交易,那麼合理推估這個藝術借貸市場有1千億美金的規模在。不過這排除了那些基本上無法再進入市場進行借貸的公部門博物館或者私人基金會典藏的作品。基於上述的假設 ,包含(1) 排除無法進入市場的藝術作品,以及(2) 市場價值在150萬美金以下的作品,對於藝術品借貸潛在市場約1千億美元的價值估算實際上是很保守的。

從2012-2015的數據來看,作品交易量最多也活絡的價格區間,表上數據來看,分別是100-500萬區間、以及超過2000萬元的作品。這即是設計藝術借貸機制時需要注意的部分。另一個在藝術品交易流動性上重要的現象──在12-15期間的重複拍賣比率──提供人們了解到,越珍稀(同時價格越高)的作品有越高的交易流動性。再度強調,近來我們觀察到100-500萬元間以及2000萬元以上的作品,它的重複交易率也是最增長地最快的。

最後,當討論到這個潛在規模將近一千億的藝術借貸市場時,除了全球近67億美金的藝術拍賣規模外,還有每年平均將近130億美金來自畫廊、藝博會以及非拍賣等的規模。換句話說,潛在的藝術借貸市值將近1千億美元時,這是將近8倍的基本資產(價值超過150億美金市值的藝術品)年度交易量,顯示了除非高端的藝術交易維持目前15%-20%的年成長率,那麼受到質押品流動性的限制,實際的藝術借貸市場規模將不可能會超過200億美金。

現存的市場規模與統計
勤業眾信預估目前藝術借貸市場的規模大約是96億美金,僅僅是潛在藝術借貸市場規模預估值的10%而已。Skate’s 認為這個估算若是套用到獨立運作的藝術借貸機構則太過武斷。根據市場上公開的資料,蘇富比是目前最大的藝術借貸機構,它的(拍賣)委託物導向的借貸模式正蓬勃發展,其資本從2009年的300美元增列到2015年的13億美元。根據Skate’s 所蒐集關於以藝術借貸為主要營運項目的機構資料,在排除了私人銀行對已購買藝術品為目的的信用貸款、或者將收藏品作為暫時的流動資金安全線後,全球藝術借貸的帳目至2015年6月為止推估為30億美金。而這就是與勤業眾信的推估結果不同的原因,勤業眾信的報告中也計入了Skate’s所排除了主要以個人信用與所有資產(不限於藝術品作為抵押物)為名的藝術借貸。在訪問過這些活躍的藝術借貸機構後,Skate’s 預估2015整年度的藝術借貸額度至少能有20%的漲幅、若又計入了以其他非專營藝術借貸的機構如私人銀行或財富管理,則至2015年底推估則有100億美金的規模。

Skate’s 所估算的藝術借貸價值,主要都來自個人所申請的藝術借貸。

藝術借貸的類型與其他市場操作
Skate’s 針對40多家藝術借貸提供者(包含藝術租賃企業、私人銀行,以及財富管理)所蒐集的數據。對於多數已相當有規模的私人企業銀行與財富管理人而言,考慮借貸的金額約略都在5百萬以上,而專業化的藝術借貸機構,則是則有更多元的級距,例如Borro的10萬美金、一直到Art Capital Group 和Falcon Group 的3-5百萬元。這三個專業化的藝術借貸機構,以及ArtAssure/ Art Group等,皆由自身的資產中撥出借款。

專業化藝術借貸機構的出現是近幾年出現相對新穎的概念。藝術借貸的大餅主要由私人銀行、財富管理人以及商業銀行做為一種借貸產品所瓜分。在美國,花旗銀行、US Trust 和Emigrant Bank 是這個領域的先驅者,也業已發展出了完善的藝術租賃經驗,以便區分出其與其他銀行進行單純私人財富管理服務的獨特性。在歐洲,德意志銀行和瑞銀UBS曾一度大肆發展但很快就縮減其規模,UBS更
因為歐洲對於藝術品作為抵押品的複雜規定而裁減其藝術借貸部門(美國的程序就相對簡便)。

這些藝術租賃機構尋求不同的機會,朝向高利率、長期的藝術品資產借貸。最近的案例則是Borro,在09年成立並且兩年前進入了快速發展的階段。Borro自一些A級機構(包含Rocket Internet, Our Crowd 和Artsy的主要投資者Canaan Partners)獲得了約2千萬美金的資金。

Borro 關注於相對低價(就藝術市場中來說)約5千到1千萬美元之間(平均約25萬美元)的借貸,並提供3種借貸分別是:Sale Advance (最高的質押率,但融資單位有權出售質押品)、Bridge Loans (一年週期)、以及Term loans (18-36個月還款期限)。另一個近期加入藝術品質押市場的則是英國的Falcon Group,有著20年的金融質押經驗,而在去年成立藝術品質押部門。利率大約是9-10%之間,質押率約40%。(Loan-to-value質押率: 抵押品價值所能借貸到融資的比率)。紐約的Art Capital Group 應該是最老的一家非銀行的藝術品借貸質押機構,主要產品為2-3年期高利率、質押率最高為50%的貸款服務。

大型機構的藝術借貸市場
大型機構的藝術借貸市場緩慢的成長中,至今約有至少25億美金的規模。而其緩慢成長之因,主要來自這些大型機構型的收藏者不是不需要現金周轉(例如大型企業收藏)、就是無法以藝術作品進行質押(例如博物館或者基金會)。

Art Capital Group約略是第一家進入機構型藝術市場借貸的公司,借由主要是美國不同銀行的循環信貸,再將資金向個人借貸者進行款。雖然沒有公開關於融資的資訊,但由底特律破產後對其美術館的喊價得知,公司至少有2億美金資本指定給藝術借貸運用的。蘇富比則大約是第一家將藝術借貸相關資訊公開的公司。他們在2009,建立了與以General Electric Capital Corporation 為首的企業聯合會的信貸協定。這份協定提供了分離但專款專用的循環信貸給其業務與金融部門。到期日為2019年,而在這期間其借貸金額更成長了2倍有餘,由09年的3億美金,到2015年6月的13億美金。

Skate’s 估計在其他的機構行藝術金融貸款約有10億的款項進入融資,包括提供約3億美金給藝術品租借企業Artemus、2億美金貸款給北京保利、至少1.5億美金的額度給Borro.com、5千萬美金給Falcon、和至少1千5百萬美金給德國的Weng Fine Art。藝術金融公司(包含其他的金融質押公司與藝術品借貸公司)、或者是其他的藝術交易組織是主要的機構型藝術金融的借貸者,Skate’s也期待這股風氣將會散播至更多的拍賣公司以及其他的藝術經紀商。


關鍵字:藝術借貸